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朱元璋后裔叶景吕:[全照]一个中国人连续六十二年影像史

文章作者:老物件收藏—刘鹏 仝冰雪等 文章来源:博客“凝固的历史—永恒的回忆” 百度淮南吧 点击:10880 发布时间:2010-9-28 20:37:47 [评论]

图为叶景吕先生1901年拍摄于伦敦的生平第一张照片

民国藏品 2010-09-27 19:54:23 

        这是一个中国人连续六十二年的肖像,从1907年到1968年,每年一张,整整持续了62年,跨越了晚清、民国和新中国。 主人公叶景吕(1881-1968),福州人,身高1.69米。祖先朱聿键,朱元璋第二十三子之后,1646年,朱聿键隆武政权被灭后家族为生存改姓叶。
  1896-1901叶景吕在英国伦敦中国驻英国大使罗丰禄处工作。1903-1947叶景吕担任罗丰禄家族福州“九盛典当行”和“建盛茶叶店”大掌柜。叶景吕还收藏邮票、玉器、砚台、钱币等,福州基督教青年会会员。
  女儿叶圭英今年101岁生活在杭州,女儿叶德澍,今年91岁,生活在台湾。两个孙子和一个孙女生活在福州。1896年的12月,15岁(周岁)的叶景吕作为罗丰禄的随从,跟随罗大使赴伦敦上任,直到1901年回国。叶景吕在1901年回国前于伦敦拍摄了第一张个人肖像。
  1903年罗丰禄病逝后,罗家把在福州的生意“九盛典当行”和“建盛茶叶店”委托叶景吕管理,叶从此成为了两家买卖的大掌柜。叶景吕在帮罗家经营生意的同时,还担任罗家后代的中文私塾先生。 1906年,26岁(虚岁)的叶景吕和19岁(虚岁)的倪淑玉结婚。
  从1907年开始,叶景吕正式开始了他每年一张的肖像留影。不间断持续了62年,直到1968年辞世。叶景吕一直经营着罗家的当铺和茶庄,直到1947年罗家当铺和茶行破产。这期间,叶景吕喜欢上了收藏,并且成为福州基督青年会会员。叶景吕还喜欢亲手设计家具,然后找人定做,现在他的女儿、孙子家里还保留着几件他当年亲手设计的家具。 叶景吕还每天会写日记。据叶景吕的大孙子,76岁(2009年)的叶毅回忆说:叶景吕什么事都做个记录,家里的事,国家的事,国际的事,每天都总结一下,每天写备忘录。他给孙子叶毅说:我记录我的历史。可惜叶景吕所有的笔记已经毁于××时期。 从1915年到1940年及1946到1951年的三十二年中,叶景吕采取“一坐一站”每年轮换的方式拍照。1940年(含)前的34张照片都是全身照。从1941年(日本人第一次占领福州)开始出现了头像照和半身照。
  在叶景吕的六十二张肖像中,有六十一张是在照相馆拍摄的银盐纸基照片,只有1952年的肖像是一张剪纸,这是叶景吕先生到大街上请专业的剪纸先生制作的。原因可以从上面的文字找到答案。每张肖像下面都有叶景吕先生的亲笔记录:拍摄日期、当年的年龄和家庭或国家的主要大事等。
  1956年,福州著名画家陈子奋用佛语为叶景吕的系列肖像题字:是寿者相。1960年,叶景吕从福州仙塔街的老宅搬到了小孙子叶林居住的三坊七巷的老宅:宫巷33号。1968年,叶景吕在儿童节这天拍摄了人生的最后一张肖像。一个月后,因心脏病和糖尿病综合症并发平静去世,终年八十八岁。

惊世影像一个中国人六十二年的自拍照

2008/12/19 00:15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组稿手记◎仝冰雪

  去年9月份偶然收藏到叶景吕系列肖像照片,我如获至宝,如今这组照片已成为我的在线中国摄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经过我对叶氏后人的采访,经过10月份在北京798艺术区和12月份在连州摄影节的展览,我得到了更多的反馈和互动。参观者和我一样充满了感动,充满了对这份独特影像遗存的尊重。传播是最好的收藏,在叶景吕系列肖像的书籍和艺术作品即将推出之际,在这里发表叶先生的故事,我愿与更多的读者共同品味一个普通中国人对世事的从容淡定和对生命的细致尊重。

  ■本期临时主编仝冰雪

  老照片收藏家,在线中国摄影博物馆和中国老照片网创办人。研究中国老照片十余年,尤善中国清代照片,专注于中国早期照相馆作品的研究和收藏。
  当收到从福州高价购买的一本旧照片册时,我被深深地震惊了!原来这是一个人连续62年的留影,从1907年到1968年,每年一张,一张不少,整整62张,还有一张1901年单独的照片,及他的结婚照,结婚40年、50年和60年的照片,每张照片下面都有他亲笔所写的拍摄时间、当年的年龄及主要家庭、国家大事等,照片基本是五英寸的银盐照片,大都是在照相馆所拍摄。
  通过求助当地媒体,我找到了照片册上主人公叶景吕先生的孙子,从中了解到,叶景吕生于1881年农历十月初六,曾作为清驻英、意、比三国钦差大臣罗丰禄的随员,1896年12月赴伦敦,五年后返回福州。
  叶景吕正是在1901年于伦敦拍摄了第一张个人肖像。从照片的格式、装帧,照相馆的地毯,道具来看,这确实是一个大使馆普通随员的照片,但正是这张照片,从此开启了世界摄影史上一个个人影像的传奇!

  从1907年开始,叶景吕正式开始了他每年一张的肖像留影。
  1907年的叶景吕肖像,他手拄一把阳伞,伞在当时的中国是很时髦的玩意儿。照相馆的道具也是中西合璧,这是当时很多沿海开放口岸照相馆的典型道具:西洋钟、假花、一对茶碗和一函书籍,放在圆桌上。
  1908年,叶景吕双手拿着哑铃拍摄了肖像,一身运动装。不论是运动装还是举哑铃健身,这在当时的福州绝对是时髦之举,这应当也是几年留洋生活的影响。上面标明了体重152磅,相当于69公斤,这对于只有1米69身高的叶景吕来说,一定是健美锻炼的结果。他也肯定对自己的体重是自豪的,才特地做了标明。从照片上也依稀可见他身上凸起的肌肉群,对比他1907年的照片,不仅发福了,而且精神好了许多。结婚一年的叶景吕应当是幸福的。
  1909年,叶景吕身穿标准的西装拍摄了肖像。这张肖像今天看起来仍然风度翩翩,当时叶景吕还没有剪掉辫子。就在这一年,大清的又一个皇帝宣统登基了。在这张完全西式的肖像中,叶景吕的衬衫是伊顿式阔翻领,领带是当时颇为时髦和复杂的温莎结,这在西方都已经是很正式和时髦的服装了。照相馆的道具也是典型的西方罗马风格。
  1910年,叶景吕30岁,而立之年。比较这张照片,根据照相馆的道具来看,和1909年的照片是在同一照相馆所摄,叶景吕也第一次穿上了中国传统的长袍马褂,1911年也穿长袍和马甲。长袍、马褂或马甲也成为叶景吕一生肖像的主要服装。
  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这一年,叶景吕照片第一次剪掉了辫子,他还在照片下特别说明,因为实行新历,所以这年“实年”31岁(周岁)。
  从1913年开始到1940年的近30年间,从照片看,叶景吕的生活是相对稳定的,不仅所有的照片都是五英寸的全身照,而且从1915年到1940年的26年间,他还每年一站一坐轮换照相,他的服饰基本是当时社会的典型的常礼服——长袍和马褂或马甲。
  1924年的这张照片,叶景吕右手拿文明棍,左手提着流行的太阳帽 ,增添了一幅英国绅士的派头,虽然他穿的依旧是中国传统的马褂、长衫和圆口布鞋,这顶太阳帽后来在1929年和1938年又重复出现在了他的肖像中 。
  1927年、1929年和1930年的照片是叶景吕仅有的三张在室外拍摄的照片,不知是特意拍摄,照相馆上门服务?还是别的原因?
  这期间,叶景吕一直经营着罗家的当铺和茶庄,直到1947年罗家当铺和茶行破产。叶景吕在照片册中特别标明以下几个家庭大事:1914年父亲去世,1915年夏天体重145英磅, 1933年母亲去世。
  为了纪念9月3日收复福州,叶景吕在1945年10月10日拍摄了照片,照片中的眼神阴郁,这也是叶景吕先生的系列照片中第一次出现了头像,以前基本所有的照片均为全身的坐像或站像。那时的相纸主要从欧美等国进口,也许是日本人的封锁和限制,使那种叶先生常规使用的相纸断货了。
  叶景吕1946年的照片上又出现了久违的笑容,并且又恢复了全身照和一站一坐轮换的姿势。
  1949年10月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当天,他拍摄了这张读报的照片,叶景吕当年已经68岁。1950年1月1日,改穿短装纪念。
  50年代初,国家开展扫盲运动,叶景吕也积极投身当中,帮着扫盲,首先把自己的老婆扫了,当时还得了模范 。业余时间,他还喜欢和孙子玩中英文转换的游戏,来督促孩子们学英文。大孙子叶毅说:他让我讲中文,他马上讲出英文。
  1951年5月1日,在国际劳动节摄影纪念。1952年,对叶景吕来说是难熬的一年。因大儿子信奉“一贯道”,叶景吕也受到了牵连。在 “三反”、 “五反”运动中,叶景吕的大孙子叶毅当时是一名“革命化”青年,他在那年亲自从田地里抓获了两名台湾特务,由于他举报爷爷贩卖黄金(其实是叶景吕帮助罗家卖一些首饰来贴补家里花销),叶景吕也受到了审查。事后查明,叶景吕没有大问题,被免于追究。但他觉得1952年是“自己的污浊之年”,因此决定不再照相。他来到街上,找了一个专业的剪纸先生,为自己剪了一个侧面肖像,并用墨水涂黑,这张唯一不是照片的“照片”永远定格在照片册上。
  1953年9月1日拍摄肖像,71岁的叶景吕还上书毛主席建议定9月1日为老人节。1954年9月21日拍摄的照片上,叶景吕正戴着一个助听器,这年他的左耳突然耳聋了。1955年的5月,叶景吕的右腿患风气经针灸治疗刚好,在8月,又开始患头晕的毛病,从此出门必须拄拐杖了,他在12月12日拍摄了肖像。1956年4月8日是他和夫人结婚五十周年纪念日,他们共同合影留念,这一年,叶景吕76岁,夫人69岁。也是在这一年,福州著名画家陈子奋用佛语为叶景吕的照片册题字:是寿者相。表达了对叶景吕先生的深深祝愿。这幅用宣纸写的篆体字被叶景吕贴在了照片册的首页。
  1957年10月7日拍摄了肖像,这年,77岁的叶景吕左目失明。1959年,他修补了门牙,特地在六一儿童节拍摄了照片,取返老还童之意。
  1960年,叶景吕在春节拍摄了照片。也是在这一年,叶景吕位于仙塔街的老宅被政府收回,他从此搬到了小孙子叶林居住的三坊七巷的宫巷33号。
  1961年,叶景吕得了一场大病,这张照片的精神明显不如从前了,他是大病痊愈后两个星期拍摄的,当时的8月17日,正是福州解放二十周年纪念日,他还特意标明是在艺光照相馆拍摄的。艺光照相馆就位于叶景吕所住宫巷的巷口,作为一家老店,至今仍秉承拍摄传统肖像照片的任务。1962年,叶景吕的大儿子叶健明因胰腺癌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叶景吕受到很大打击,这年的照片也是他用春节照的照片(应当是合影照)来翻拍放大的。
  1963年,叶景吕已经83岁。从4月27日到6月13日,叶景吕和夫人在杭州度过了近两个月的时光。回到福州,他的体重增加到了127斤。这一年叶先生的个人肖像也是从杭州和女儿合影照片的底板洗印的。1964年10月1日,在国庆日拍摄了照片。1965年9月10日,在中秋节当天拍摄了照片。
  晚年的叶景吕乐善好施,在当地邻居中是出了名的,每年春节,叶景吕总要向当地的产妇赠送粮食,夏天向人们送凉茶,有时家里的东西不够了,叶景吕还向亲戚们募捐。周围的邻居都知道宫巷的叶景吕。
  在家读书、看报,上街帮别人看古董,或自己去买,邻居有什么事也乐于帮忙,这可以说基本是晚年叶景吕的生活写照。大孙子叶毅说,爷爷一天到晚都有事情。每次出门前,叶景吕都要喊一句:伞(雨伞)、篮(竹篮,买东西用) 、杖(拐杖)、扇(扇子)!好,带齐了,我走了。
  1966年,叶景吕为庆祝夫妇结婚六十周年拍照。1968年,他又一次在儿童节这天拍摄了人生的最后一张肖像。
  1968年夏天,就在叶景吕拍完最后一张肖像一个月后,家人受到外界运动的冲击,当时在家的叶景吕夫妇受到极大的惊吓,从此病倒。
  叶景吕和老伴分别住在前后院里,他们一直相互挂念。每天,叶夫人让孩子们用担架抬着,来到前院来看叶,她抚摸着叶景吕的手说: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叶景吕每天也坚持让人扶着,跨过高高的门槛,去后院看望老伴。一个月后,老伴由于胃出血,先行离去。家里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叶,匆匆下葬。一星期后,因心肌梗塞和糖尿病并发症,叶景吕也平静归西了,终年88岁(虚岁)。叶景吕去世当天还告诉孙子们要吃豆浆、扁豆、元宵等。
  叶先生去世40年后,在北京,在深夜里,当我静静地翻看叶景吕先生的这本恍若隔世的照片册时,我发现最后一张照片后面还有十二个空白的页码,88+12=?。我在想,如果没有当年的惊吓,不知叶先生的生命又将如何延续?但我相信,他一定还会继续拍摄下去,继续记录一个生命的轨迹,同时书写世界摄影史和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奇迹!
  ◎文/供图 仝冰雪

福州人叶景吕62年每年都到照相馆拍一张照

 发表于 2009-6-4 09:31


  
  
1901年,拍摄于伦敦,叶景吕留存至今的第一张照片。
  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开始,叶景吕每年都为自己留影。在这张照片上,叶景吕留着长辫。照片的背景道具都是中国最早一批照相馆里的时髦道具。 
  摄于1910年。叶景吕身着清朝时期的服装,背景是当时盛行的小桥流水风景。在眉清目秀的叶景吕的眼神中,可以清晰读出叶景吕对未来的无限向往与憧憬。
  摄于1912年。在这一年拍下的照片上,叶景吕剪掉了辫子,他在照片下特别说明:“民国元年奉行新历……实年卅一。”照片中的叶景吕似乎一下子成熟了很多。 
  摄于1941年,这一年的4月到9月,日本人占领福州。这一些,叶景吕在当年照片上有所体现:为了纪念9月3日收复福州,叶景吕选在1941年“双十”日拍了照片。 
  1949年10月1日,叶景吕在照片说明里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纪念”。
    1950年元旦,叶景吕在照片上的说明是“换短装纪念”,从那以后,他在照片上就极少再穿旧时长袍。
  1963年,4月27日到6月13日,叶景吕和夫人在杭州度过了近两个月的时光。这一年叶先生的个人肖像也是从杭州和女儿合影照片的底板洗印的。
  1968年,叶景吕选在“六一”儿童节这天,自己拄着拐杖走到时代照相馆拍了他一生的最后一张照片。两个月后,老人就去世了。 


  叶景吕,一个普通的福州人。连续62年,他每年都到照相馆为自己拍摄一张个人肖像照。在他去世前的两个月,叶景吕独自拄着拐杖到家门口附近的照相馆,留下了最后一张照片,然后便默默地走了。如今,这组照片由北京老照片收藏家仝冰雪收藏。照片在网上披露后,轰动全国,国内著名的《三联生活周刊》、《新周刊》等杂志还做了专题报道,一些海内外媒体也以新闻稿的方式争相将这一事件告诉更多的人。今年5月18日至7月19日,由广东美术馆主办的第三届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在广东美术馆举行。这组珍贵的绝世老照片原作在双年展上首次向世人展出,更是惊艳了所有在现场目睹了照片的人们。于是,更多的人鼓起了强烈的好奇心,想知道更多照片背后的一些人和事。
  这组珍贵的老照片,第一张是1907年的叶景吕肖像,照片中的叶景吕手拄一把阳伞,神情泰然,面对未来的人生,充满憧憬。从这一年开始,这个出生于1881年的福州人,每年都拍摄一张自己的肖像照,直到他去世的1968年。
  叶景吕还特别认真,在每张肖像照下,他都细心地贴了宣纸,肖像下面写有他的亲笔记录:拍摄日期、当年的年龄和家庭或国家的主要大事等。
  在这62张肖像照中,有61张是在照相馆拍摄的银盐纸基照片,只有1952年的肖像是一张剪纸。那一年他用一张黑色剪影像替代了肖像照片,旁边手写一段近百字说明,他认为这是自己的“污浊之年”:一是因为长子加入“老母道”(时称“反动会道门组织”)他被牵连,二是在“五反”时长孙检举他代亲友卖金子,“以上两事虽经登记坦白免究,然总以生平无作恶贪污而蒙不洁之罪名殊为憾事”。可以读出,老人当时在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做人的尊严被伤害后那种失望和痛苦的心情。
  “叶景吕令我很敬佩,我认为他就是我们中华优秀文化的代表之一,我时常被他的一种坚持所感动。”北京老照片收藏家仝冰雪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说,他的想法有两个,一个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这组照片带到国外去展出,以让全世界都能领略到中国优秀的文化;第二个愿望是以后能将这套珍贵的肖像照片陈列于福州的叶家老宅。

  “三坊七巷”流出老照片

  仝冰雪是一位媒体圈中人,工作之余,他自己创建了一个网站,名字就叫“中国老照片网”。仝冰雪喜欢收藏老照片是圈中出了名的,除了收藏老照片,他还一直致力于考证中国早期摄影发展史。现在,仝冰雪又在忙着收藏研究中国参加世博会相关史料。
  “收藏到这组老照片,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仝冰雪告诉记者,记得是在2007年9月的一天晚上,仝冰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个陌生人的声音在电话中传来:“要照片吗?我手上有一组很珍贵的老照片,总共有60多张,也就是一整套。”打电话的是一个专门兜售老照片的人。从电话中得知,电话是从福州市打来的。
  自从仝冰雪在三年前创办了“中国老照片”网后,像这种兜售老照片的人就会经常光顾他的网站。因此,类似的电话仝冰雪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接到。仝冰雪开始并没有太在意对方所说的照片,后来对方说自己的这些照片是从一个收破烂的人手里得到的,照片全装在一个老相册里,整整一本。
  在随后的交谈中,仝冰雪又得知这些老照片是从福州老城区的“三坊七巷”中流出来的,是一个人连续62年的留影,从1907到1968年,整整62张,全部在照相馆拍摄,而且每张照片下面都有此人亲笔所写的拍摄时间、年龄以及家庭、国家当年发生的大事。
  “这太不可思议了,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件事不得了。”仝冰雪很吃惊,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不买下这组“令人心跳加快”的珍贵的照片。
  那位卖照片的人在打电话给仝冰雪之前,其实就已经把照片发到了淘宝网上,而且挂出来卖了一段时间了。“可能是开出的价格太高,甚至有点离谱,并没有多少人到那个网店光顾,更没有人出价。”仝冰雪说,自己深知照片
  仝冰雪一边与卖方周旋,一边暗地里对照片进行进一步的仔细推敲,想印证自己的推测。这样,差不多过了一个月,对方挂在淘宝网上的照片仍无人问津,对方这才同意在价格上稍作让步。仝冰雪见机会来临,立即叫一个在福州的同学上门取货,并让同学用特快专递把相册寄到北京。
  “从送快递的人手中接过包裹时,我急不可待地打开,发现寄来的照片与网上挂出来的无异,我的心总算放了下来。”随后,仝冰雪开始仔细察看照片的真假。仝冰雪发现,除了一张之外,其他所有的照片都是银盐纸基照片,相纸也符合每个时代的发展特点。仝冰雪初步判断,照片和相册之间的粘贴痕迹、污渍程度一致,不存在后期粘贴的可能。
  “当时,我最担心的就是相册会不会被翻版,所以我一张张地仔细辨别照片主人每一年的容貌,尤其是面部的细微变化,看是否有面部衰老的跳跃或反复,来确定是否存在肖像的时间顺序有错位或重复。跳跃和反复都被否定了,他每一张肖像中的面部,从中年的成熟走向晚年的沧桑是平缓的,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变化。再仔细观察,几乎所有照相馆的背景都是不同的,道具也不同,从侧面更加印证了每一张照片拍摄的年代是不一样的,这也基本排除了相册存在造假的可能性。”仝冰雪说。

  老照片牵出主人公身世之谜

  仝冰雪开始对这本老相册的主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做得到用这么特殊的方式,在62年里不间断地记录自己的生活面貌?仝冰雪的心底里涌起了无限的好奇。
  起先,仝冰雪想从照片里寻找主人的信息。但翻遍所有照片,均无详细的主人情况记载,只从相册里透露出一些零散的信息,那就是有一张照片题了“景吕先生”这4个字。从一些纪念照下的说明中,仝冰雪又推测出此人出生于1881年10月6日,夫人名叫倪淑玉。
  60多张照片中,多数照片注明是在福州时代照相馆和艺光照相馆拍摄。
  仝冰雪多方打听,得知时代照相馆和艺光照相馆都是早年福州有名的两家照相馆,而且都开在福州的八一七路。所以仝冰雪据此判断,认为照片的主人应当生活在福州,可能就是福州人。
  此外,相册里的第一张照片是1901年在伦敦所拍,说明此人肯定有过出洋的经历。在那个还留辫子的时代,有机会出国的人是极少见的。
  “随着对照片的深入推敲,我发现自己越来越钦佩起照片的主人了。这是一个怎样的人,这种以独特的方式忠实记录着生命个体在大历史中的流逝过程。这种坚持,难道不也是一种伟大!”仝冰雪一遍一遍地翻看着这些照片,感受着一个人从青春到老去,最后到消失。他的内心被这种以独特的方式忠实地记录着生命个体在大历史中的流逝过程一次一次地震撼着。同时,一股钦佩之情也在心底油然而生,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是侵袭全身。
  为解开心中的谜底,仝冰雪开始利用从照片上掌握的一些线索,在网络搜索有价值的信息,但结果一无所获。随后,由于仝冰雪生活在北京,他又利用便利去了几趟国家图书馆,认真地查阅《福州名人故居》、《二十世纪福州名人墨迹》、《近代福州名人》等资料,但是仍没有查阅到任何叫“景吕”的人。随后,仝冰雪又通过朋友圈寻访有关福州过去的名人史迹,但仍一无所获。
  身为媒体人,仝冰雪深知媒体的力量。2007年10月,仝冰雪在自家的电脑上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并附上老相册主人在1968年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以及他1966年和夫人纪念钻石婚的合影,用电子邮件发给了福州的几家媒体。2007年11月6日,当地的《福州日报》以《珍贵老照片 急寻知情人》为题刊出了文章。
  文章见报后的当天,报社接到了一位名叫叶林的人打来的电话,告知他们要找的人是他的爷爷叶景吕,福州人,已经去世多年。

  叶景吕原是晚清外交官的随从

  找到了叶林,仝冰雪总算揭开了一些相册的缘由。叶林告诉仝冰雪说,他家原来住在福州的“三坊七巷”,2007年夏天按照市里要求搬迁,忙乱中,一直保存在老宅里的两本相册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除了仝冰雪得到的那本32开大小的,还有一本16开大小,里面是亲朋好友的合照。
  《福州日报》刊登仝冰雪提供的两张照片后,许多亲戚都打电话询问怎么回事,家里的电话响了一整天。
  叶林说,爷爷叶景吕当年是作为晚清外交官罗丰禄的随从去过英国。1901年8月29日,朝廷调罗丰禄为驻俄公使,叶景吕也随他返回福州,相册里那张照片,应该是他离开伦敦之前的留念。
  1906年叶景吕结婚了,1907年,他正式开始了每年一张的肖像留影。“我们今天也许无法想像他的动机,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伦敦的生活经历使他对摄影有了浓厚的兴趣,他想为自己的人生留下一个档案、一个记忆。”仝冰雪说。

  62年往事浮现

  追查找到了老照片的主人,关于叶景吕的一些情况慢慢浮现了出来。本来,记者想找到福州的叶林,与他见个面,以了解更多有关叶景吕的故事。但是仝冰雪说,现在叶景吕的后人因为各种原因,都不愿与媒体作更多的接触。有幸的是,为了这些照片,仝冰雪专门到了福州几次,并专程拜访过叶景吕的后人。记者从仝冰雪那里,知道了更多关于叶景吕的事情。
  照片的主人公叶景吕,出生于1881年,福州人,身高1.69米。祖先朱聿键,朱元璋第二十三子之后,1646年,朱聿键隆武政权被灭后家族为生存改姓叶。叶家的子孙都知道自己是朱元璋的后代,都铭记“朱叶不通婚”和“不得在清廷为官”的祖训。叶景吕之母原是清廷驻英国大使罗丰禄家的丫环,叶景吕1896年跟随罗丰禄出使英国,就是在英国,他拍下了人生中的第一张肖像照。1903年-1947年,叶景吕担任罗丰禄家族福州“九盛典当行”和“建盛茶叶店”大掌柜。
  叶景吕还收藏邮票、玉器、砚台、钱币等,福州基督教青年会会员。女儿叶圭英今年101岁,生活在杭州,女儿叶德澍今年91岁,生活在台湾。两个孙子和一个孙女生活在福州。1896年12月,15岁(周岁)的叶景吕作为罗丰禄的随从,跟随罗大使赴伦敦上任,直到1901年回国。叶景吕在1901年回国前于伦敦拍摄了第一张个人肖像。
  1903年罗丰禄病逝后,罗家把在福州的生意“九盛典当行”和“建盛茶叶店”委托叶景吕管理,叶从此成为两家买卖的大掌柜。叶景吕在帮罗家经营生意的同时,还担任罗家后代的中文私塾先生。1906年,26岁(虚岁)的叶景吕和19岁(虚岁)的倪淑玉结婚。
  从1907年开始,叶景吕正式开始了他每年一张的肖像留影。不间断持续了62年,直到1968年辞世。
  叶景吕一直经营着罗家的当铺和茶庄,直到1947年罗家当铺和茶行破产。这期间,叶景吕喜欢上了收藏,并且成为福州基督教青年会会员。叶景吕还喜欢亲手设计家具,然后找人订做,现在他的女儿、孙子家里还保留着几件他当年亲手设计的家具。 
  1956年,福州著名画家陈子奋用佛语为叶景吕的系列肖像题字:是寿者相。1960年,叶景吕从福州仙塔街的老宅搬到了小孙子叶林居住的三坊七巷的老宅:宫巷33号。
  1968年,叶景吕选在“六一”儿童节这天,自己拄着拐杖走到时代照相馆拍了他一生的最后一张照片。两个月后他就去世了,终年88岁。

  叶景吕影像人生

  叶景吕是个很细致的人,他不仅每年都去照相馆为自己留下个人肖像,而且为每张照片都写了备注。他写备注时,是用毛笔小楷写的,一笔一画,非常认真。这些留下来的文字,详细记下了照片的拍摄年份、年龄以及当年的家国大事。备注有些只是简短的一句话,有时候却是长长的一大段。通过最早的三张照片,可以看到他初进照相馆的心态主要还停留在年轻人对新事物的好奇。而随着年岁的日益增长,特别是从中年的成熟走向晚年的沧桑,这些都一一体现在每一张照片上。每一张照片都刻上了一个时代的烙印,都是一部人生的史记。
  从1915年到1940年及1946年到1951年的30多年中,叶景吕采取“一坐一站”每年轮换的方式拍照。1940年前的34张照片都是全身照。从1941年(日本人第一次占领福州)开始出现了头像照和半身照。如果把62张照片陈列在一起,没有人不为一个生命个体在大历史中的流逝过程所震撼。
  前些天,早报记者再次来到福州八一七北路。停下车,几步就走到了一条小巷,巷子还在修,但巷子口的“宫巷”两个字很耀眼。叶景吕老人以前常去的两家照相馆,一家叫时代照相馆,另一家是艺光照相馆,这两家照相馆都距离宫巷不远。现在,那家时代照相馆已不在那儿了,据说前些年就没开了。艺光照相馆还在营业,但是从一楼当街门面搬到了二楼,照相馆里用的机器还是老的,但已经没有伙计知道有过叶景吕这么一个老顾客了。
  站在宫巷口,眺望繁华的八一七路,让人心潮澎湃。片刻后,天空飘起了细雨,初夏的榕城,阵雨总是让人出其不意,让人惊喜,让人感怀。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198.108.19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