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明宁远侯何福其人其事

文章作者:何歌劲 文章来源:JIANWENDI.COM 点击:9992 发布时间:2009-9-22 13:37:11 [评论]

  摘 要:凤阳人何福于明洪武初跟随太祖朱元璋,以金吾后卫指挥同知起家,出征云南,屡建殊功;建文间任左军都督伐燕败绩,永乐间为成祖释嫌重用,长期镇守宁夏、甘肃,为巩固西北边防作出了重大贡献,被封为宁远侯。但于永乐八年获罪,史载自杀。经考证地方府志、县志与族谱资料,何福实于当年潜隐湘潭银塘,在此终老,其真实原因系掩护建文帝潜逃湖南。对何福的历史功绩与地位应给以足够的注意与评价。
 
  关键词:何福 朱棣 湘潭 建文帝 云南 宁夏 甘肃
 
  明宁远侯何福,历事洪武、建文、永乐三朝,在大明王朝开边之战中逐渐提升,后来又长期镇边守土,威震一方,功勋卓著。其人《明史》中有传,但史学界对其注意不够,其实他是解读明初历史一把重要的钥匙,本文将对其生平行事与历史地位进行比较深入的探讨。
 
  南征北讨 功高落败
 
  何福的名字第一次在史书中出现,见于《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之一百四十三》,洪武十五年闰二月戊戌(十八日,1382年4月2日)日史事载:
  敕谕征南将军颍川侯傅友德、左副将军永昌侯蓝玉、右副将军西平侯沐英曰:“近者指挥何福至京,得报知摧坚抚顺之方、运筹决胜之略。然云南自汉以来服属中国,惟宋不然,胡元则未有中国,已下云南.近因彼肆侮朝廷,命卿等讨平之。今诸州已定,惟大理未服,尚生忿恨,当即进讨,故命福驰回谕诸将军,夷性顽犷,诡诈多端,阻山扼险是其长计;攻战之策,诸将军必筹之熟矣,若顿师宿旅,非我之利;要在出奇制胜,乘机进取,一举而定,再不劳兵可也。所奏事宜悉从尔请。”
  这个时候,何福任指挥职,是受征南将军傅友德及其副手蓝玉、沐英的指派,从前线赶回京城,专程来向洪武皇帝汇报请示的。又据《明史·列传第三十二》所载何福本传说“洪武初,累功为金吾后卫指挥同知。从傅友德征云南,擢都督佥事”,则何福原来是在太祖的身边从事警卫之职。据《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之一百七十四》,何福是在洪武十八年秋七月十八日戊寅(1385年8月24日)由金吾后卫指挥同知职提拔为前军都督府佥事的。
  洪武二十二年(1389)正月,前军都督佥事何福,配合总率西安护卫等处军马的守陕西右军都督佥事聂纬,追击叛寇孛罗哥等。孛罗哥叛军由思州界出荆州,历樊城由邓州内乡入武关,到华州构峪山,出渭河欲遁归沙漠。何福等追到鄜、延地带,孛罗哥等失道逃入山谷间,两崖峻绝,为明军歼灭,打死二百余人,生擒二百人,获马五百余匹。(《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之一百九十五》)同年夏四月,何福又移兵讨伐云南都匀九名九姓与广西叛苗,斩首四千七百余级,擒获六千三百九十余人,收剿寨洞一百五十二处、粮谷三万一千一百石。(《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之一百九十六》)。洪武二十三年,应何福请,朝廷改都匀安抚司为都匀卫,置卫屯守。
  洪武二十四年五开洪州[舟]泊里、银濑、巴黄诸洞蛮作乱,朝廷于十一月又调何福军,配合率领长沙、永州、保庆、衡州、靖州五卫官军的后军都督府佥事茅鼎进讨。兵未及行,而毕节罗罗诸蛮后叛,攻掠屯堡,何福即命毕节诸卫严兵备御,调都督陶文、俞渊,都指挥贾琮等率兵从都督茅鼎,直捣其巢穴,擒斩蛮酋。又分兵追捕诸蛮,派兵筑堡屯守。再进兵征讨五开等处蛮洞。同年十二月底,命何福为平羌将军,同指挥王度将兵征讨越州土酋阿资叛军。兵至越州,官军进攻连捷,俘获甚众,当时又逢连月淫雨,山水泛溢,阿资援绝,率众投降,何福选择空旷地设置栅栏以处置降众。(《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之二百十四》)
  洪武二十五年春正月十三日乙未(1392年2月6日),何福又遣人向皇上奏报,称故宣慰使霭翠妻奢香同样桀骜不服,呈请一并征讨,朱元璋以奢香非稔恶,不同意出兵。(《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之二百十五》)秋七月十一日庚寅(1392年7月30日),朝廷任命都督佥事何福,与新任右军都督府右都督冯诚同为署云南都指挥使司事,协助新任右军都督府左都督寗正镇守云南。冬十月二十七日乙亥(11月12日),复封已故黔宁昭靖王沐英之子沐春袭西平侯,往镇云南,改镇守云南都督寗正署云南都指挥使司事,同时召都督佥事何福还京。十二月十四日庚申(1392年12月27日),都督佥事何福等还至京师。朱元璋以征蛮功诏赏何福白金二百两、文绮十疋、钞二百锭,同时赏茅鼎白金一百两、文绮八疋、钞一百锭,徐司马、陶文、俞渊白金各五十两、文绮四疋、钞一百锭,将士二万四千余人俱各有赏。(《大明太祖高帝实录卷之二百二十三》)
  洪武二十七年,越州土酋阿资复叛,又令都督何福与西平侯沐春等率兵征讨,十一月大败其众,杀获甚多,阿资脱身逃遁。(《大明太祖高帝实录卷之二百三十五》)时曲靖土军千户阿保、张麟所守之地与越州相接,其部属多与之贸易,沐春使人阴结阿保等,令探知阿资所在,于其所经行之地,星列守堡,绝其粮道,阿资困急。洪武二十八年春正月何福潜引兵屯赤窝铺,遣百户张忠等捣其寨,擒阿资斩之,俘其党,越州遂平。(《大明太祖高帝实录卷之二百三十六》)自此以后,诸土官按期朝贡,西南晏然。(《明史·列传第二百一 云南土司》)宁远酋刀拜烂依交址不顺命,朝廷又遣何福讨降之。(《明史·列传第十四 李文忠 邓愈 汤和 沐英》)永宁州,又名荅蓝,为古代楼头睒地,接吐蕃。其地土贼卜八如加等劫杀军民,洪武二十九年十二月,前军都督佥事何福遣指挥李荣等领兵征讨,其子阿沙逃入革失瓦都寨,官军负三日粮深入追击,会天大雪,众饥疲,贼据险不下,军乃还。(《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之二百四十八》)
  洪武三十年二月,水西土酋居宗必登、不科阿加等叛,杀普安卫千户张骇、贵州卫百户魏安、汪俊及军士数十人,朝廷命右军都督佥事顾成为征南将军,率贵州都指挥同知汤清以兵五千征讨,左军都督佥事何福一同会兵征讨,斩居宗必登。(《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之二百五十》)这一年,缅国思伦发部长刀干孟叛,逐其主麓川宣慰使思伦发,攻腾冲。十一月,朝廷命沐春为征虏前将军,都督何福、徐凯等副之,率云南、四川诸卫兵往讨。洪武三十一年五月,何福、瞿能选卒五千,跨越高良公山,直捣南甸,大破之,斩其酋刀名孟。回军击景罕寨。贼乘高坚守,官军粮草将尽,何福告急。沐春帅五百骑相救,夜渡怒江,一早抵寨,下令骑兵飞马扬尘,贼大惊溃。朝廷军乘胜攻取崆峒寨。刀干孟乞降,以其诞诈,太祖不许,复令沐春总滇、黔、蜀兵俟变以进讨。闰五月初十日,太祖崩逝。九月,兵未发而沐春去世,建文帝命左副将何福代领其众,旋拜为征虏将军,领兵往讨,擒刀干孟,前后降敌七万人,麓川于是平定。(《明史·卷三 本纪三 太祖三》、《明史·列传第十 李文忠 邓愈 汤和 沐英》、《大明太祖高帝实录卷之二百五十七》)
  建文元年,何福还京师,论功进都督同知。秋七月初五日(1399年8月6日),燕王朱棣在北平举兵谋反,发动“靖难之役”。建文三年三月,盛庸败燕兵于夹河,再战不利,奔走德州。三月二十八日丁亥(1401年4月11日),何福进左都督,领兵援德州。(《明史·卷四 本纪四 恭闵帝》、《明史·列传第三十二 何福》)建文四年二月初一日甲寅(1402年3月4日),何福、平安、陈晖驻军济宁,盛庸驻军淮上。四月十四日丙寅(5月15日),燕师驻于睢水之小河,燕王朱棣令骁将陈文扼守要处,搭桥渡兵。(《明通鉴》)十五日丁卯(5月16日),平安列阵争桥,此时何福军赶到,于是两军张开左右翼,缘河而东,击败燕军,斩陈文于阵。平安转战至北坂,举枪刺燕王,差一点得手。二十二日甲戌(5月23日),徐辉祖等与燕兵大战于灵璧齐眉山,自午至酉,南军辄胜,斩燕骁将李斌。燕人凶惧,图谋北归。而这个时候建文帝听信了讹言,以为燕兵已经北撤,于是召徐辉祖还京,使何福军反而处在了孤军地位。(《明通鉴》、《明史·卷四 本纪四 恭闵帝》)二十四日丙子(5月25日),何福移营,与平安合军灵璧,深沟高垒,做持久计。(《明通鉴》)二十七日己卯(5月28日),平安率马步兵六万护粮来,为朱棣率诸军所败,丧师两万余,粮饷、军资、器械尽失。何福等出营来援,先将燕军击退,而后又遭朱高煦伏兵突起,朱棣军反师夹击。何福腹背受困,以余众败走入营,塞门坚守。(《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九上》)军败粮乏,众心离贰,何福二十八日下令第二天天刚亮时发炮三响即突围出走,约在淮河会师就粮。(《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九上》)二十九日庚辰(5月30日),燕军突然进击到何福营垒前,发三炮。而何福军误以为己军号令,争相夺门,为燕兵所乘,人马纷纷坠落壕堑。左副总兵都督陈晖、右副总兵都督平安、右参将都督马溥、都督徐真、都指挥孙成等三十七员战将与礼部侍郎陈性善、大理寺丞彭与明、钦天监副刘伯完、指挥王贵等一百五十名官员俱被俘,只有何福单骑脱走。(《明史·列传第三十二 盛庸 平安 何福 顾成》、《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九上》)
 
  镇守西陲 倚为干城
 
  建文四年六月十三日(1402年7月13日),燕王朱棣攻入京都南京金川门,旋称帝,是为成祖,革建文年号,仍称洪武,并改次年为永乐元年。
  据明郎瑛《七修类稿·建文忠臣》中记载,当时朱棣曾发布《奸恶官员姓名》一榜,开列忠于建文帝的文武官员一百二十四人为“奸恶”,其中就有何福。但是,朱棣很快改变了对武将的态度,将他们释嫌起用。八月初八日己未(9月5日),即命右军都督府左都督何福佩征虏前将军印,充总兵官,往镇宁夏,节制陕西都司行都司、山西都司行都司、河南都司官军。(《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十一》)十月初二日壬子(10月28日),朱棣册都督徐章之女为皇第三子朱高燧妃,她是何福的外甥女。显然,朱棣用政治联姻的手段将何福拉入自己的亲信集团,托付以巩固西北边防的重任。
  从这时起,何福的政治生涯进入黄金期。经查《太宗文皇帝实录》,在八年之内,有何福事迹的条文竟然多达76处82条。何福与成祖的交往,成祖对何福的敕谕超过了同期的任何一位武将与官员。朱棣与何福来往的这些记载,从缘起上分,一是朱棣关于军情信息的通报、驭夷政策的指导等事项的主动告谕,一是朱棣对何福各方面报告事项的批答,一是朱棣对何福的任免褒奖;从事项上分,则涉及任免、奖惩、人事、军情以及驭边、屯田、边禁政策等。
  何福刚一上任,朱棣就给予了他极大的信任,放手让其作主,充分发挥边将统领的作用。例如,永乐元年十月十二日(丙辰1403年10月27日)敕宁夏总兵官、左都督何福:“朕委尔镇守一方,凡大小事务计度合宜即行之,勿以小人之言有疑惑意。朕推心任尔,尔不能自任,何以成事?”(《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二十四》)实录中并且载明“盖当时有谗福者,上察其诬,故有是命”。何福从敌对营垒中过来,被朱棣赋以如此大的军权,当然会遇到反对的声音,但是朱棣不管这些,他坚持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作法。永乐六年五月二十七日乙亥(1408年6月21日),他又对何福说:“今后有急务,先行后奏,待奏而行恐缓事机。”《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七十九》)
  有了这种信任的基础,于是君臣之间、帅将之间就处于一种通畅的交流状态,这充分地反映在频繁的公务处理中。
  朱棣对何福关于军情信息的通报,多达14条,例如永乐元年正月十八日丙申(1403年2月9日),敕宁夏总兵官左都督何福说:“今辽东送至宁夏小卒许善才者,其人尝为虏寇所掠,久而纵其南回。善才言虏先欲掠大同、宁夏,后不果,已北行矣。今遣善才还宁夏,至可备询之。其所言虏北行者,或诈而欲缓我边防,不可不深虑。”(《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十六》)朱棣每次得到情报,总是及时地通报给有关的镇边将领。其基本大意一是如实通报,二是告诫不可不信,不可全信,往往从事情的两个方面给以提示,例如永乐三年十二月十九日辛巳(1406年元月9日),敕镇守大同江阴侯吕高,宁夏总兵官、左都督何福说:“近伯客帖木儿弟歹必都驴来,言虏寇议舍甘肃,来春径掠宁夏、大同,其言虽未可信,然宜严兵待之,所谓有备则无患也。”与此同时,朱棣又将此情况通报给了甘肃总兵官、西宁侯宋晟,说:“虏虽云不至甘肃,然同类有在甘肃,其间岂无与之同心者,且声东向西兵家之常,不可不备。”(《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四十九》)
  关于驭夷政策与方略的告诫批答,也多达17条。例如:所谓洪武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辛酉(1403年元月5日)记载,何福以宁夏总兵官、左都督之职向朱棣报告,边地降虏有叛变而出走的,请举兵讨伐,朱棣敕谕何福说:“夷虏谲诈,不可凭恃,自古则然,但今朝廷大体当以诚心待之。《春秋》驭夷之道,来者不拒,去者不追,盖彼之来既无益于我,则其去也亦何足置意?况其同类颇众,其间必有相与为亲戚者,今若以兵讨叛,其未叛者亦将置疑,不若姑听其去,但严兵备,固疆圉,养威观衅,顺天行事,如造次轻举,后悔无及。”(《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十五》)
  关于屯田事项也多达11条,例如:永乐三年正月初八乙巳(1405年2月7日)记载:“上以天下屯田积谷宁夏最多,盖总兵官都督何福勤于用心,又以福请更定屯田赏罚为经久之计,降敕奖谕之。”(《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三十八》)又如,永乐三年二月二十一日丁亥(1405年3月21日)记载:“宁夏总兵官、左都督何福言,宁夏旱田再艺,水田惟一艺,且种水田则费力多而获利少,乞屯种罢水田,惟耕旱田。从之。”(《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三十九》)
  关于边禁规约也有5条,例如永乐五年十月十九日壬辰(1407年 11月11日)敕谕宁夏总兵官、左都督何福说:“旧禁军器出境,近闻有鬻与外夷者,此边将失于关防之过。自今须严禁约。”(《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七十二》)又如,永乐七年四月十五日丁亥(1409年4月29日),敕甘肃总兵官、左都督何福说:“中国罗绮旧制禁出境,迩者朝贡使臣及往来市易之人往往有私出者,更严禁约。若称朝廷赏赐,亦必验实方许放出。”(《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九十》)
  尤其是在多达三十余条关于人事以及授权、提醒、批评与褒奖条文的记载中,更加明确地体现了当年朱棣对何福是何等的信任。何福在用人上,总是小心翼翼,不敢专擅,稍有动作,即勤于向朱棣报告,朱棣也总是给以充分的肯定,并多次重申,先用后告。例如,永乐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戊辰(1407年12月17日),他敕谕何福说:“尔奏欲调凤阳留守、左卫指挥使苏楷赴宁夏中卫掌卫事;西安后卫指挥刘弘赴甘州右卫,宁夏卫百户葛复赴西宁卫,宁夏卫副千户赵礼、宁夏左屯卫百户石宽赴凉州卫领骑士;复调宁夏右屯卫镇抚李真理刑;悉从所言。尔于将校,能量才选用之,果当朕心所悦。”(《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七十三》)永乐六年十二月十七日庚寅(1409年元月2日)记载,何福奏报,请调河南都指挥佥事吕均到陕西行都司,又说西宁、肃州二卫官多庸才,请别选老成谙练军务指挥掌印理事。朱棣全部答应,并命兵部选择。他在给何福的敕谕中说:“人之才能,试用而后见,非可以言貌求也。军中诸将,尔必素知,有可用者即先调用,而以名闻。”(《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八十六》)何福治军,讲究赏罚分明,对此朱棣也总是给以支持。例如,洪武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庚子(1402年12月15日)记载:“宁夏总兵官、左都督何福奏,比虏袭凉州,掠近城三十里,守将都指挥丁斌畏怯不进。时舍人王荣差使在凉州,见寇已去,辄督兵穷追,致官军失利。斌失机,荣擅命,皆当明正其罪。上命法司治斌、荣罪。”(《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十四》)朱棣对何福的爱惜,几乎无以复加。何福在宁夏多为小人所忌,朱棣很担心他可能受到伤害,永乐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庚辰(1407年元月3日),他给了何福这样一道非常难得的敕谕:“朕委尔守边,尔能恪遵朝命,无所顾忌。然闻小人多有不便尔者,宜谨关防,虽居处出入之际皆须谨之,或有遗尔饮食亦不可不谨,盖小人之心险不可测也。”(《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六十一》)
  朱棣除了对何福一再表彰,也有三次正式的批评。永乐五年四月初十日甲午(1407年 5月17日)敕宁夏总兵官、左都督何福说:“尔等掌边境军务,宜一切谨密,使人不得窥测,庶无败事。比内使林清,以他事至边。清无知,擅索兵马之数,尔机缄不密,而遽与之。以此观之,边备虚实鲜不泄漏。自今慎之!慎之!凡内官内使往来,无敕旨者皆勿听信。”(《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六十六》)永乐六年三月十七日丙寅(1408年4月13日),敕甘肃总兵官、左都督何福说:“得奏,欲于京师选鞑官之材能者诣边,率领所调鞑军。朕亦计之,鞑官素于地理不谙,人情不悉,遽令领军出境,将不知军,军不知将,不相亲附而于号令或有乖违,则功不成,此事理甚明,不待智者可知矣。于尔有不知耶?得非有人谓尔总蕃汉兵久,虑势重致谗,为此言乎?朕为天下主赏罚予夺,皆自己出,未尝以谗加罪一人,况尔老将,为朕素知,故推诚委任,所言辄听,有未听者必相与尽心商度其事之可否,何尝有一毫致疑?且尔,皇考旧臣,有疑不信,于鞑官又可信耶?自今诸事但竭诚致力,尽其材识,可行即行,慎勿复有顾虑。”(《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七十七》)这年的十月二十二日丁酉(1408年11月9日),又有一道敕谕给何福:“得奏,欲于巩昌易取西平侯家所畜善马,以充孳牧者。太祖高皇帝时,勋戚贵臣之家皆令畜马,盖相与共享富贵之意,朕遵承惟谨。尔此举虽出为国,然非朝廷优待勋戚之道,其止勿言。”(《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八十四》)这样的批评,既严肃指出表象下的真象,又晓之以理,爱护之情,溢于言表。
  永乐五年七月初二日癸丑(1407年8月4日),朱棣的儿女亲家、镇守甘肃的凤阳定远县人西宁侯宋晟去世于军。十六日丁卯(8月18日),朱棣便命宋晟之子、自己的女婿驸马都尉宋琥佩平羌将军印,充总兵官,镇甘肃,节制陕西都司及行都司。(《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六十九》)这个任命只下了不到二十天,八月初四日乙酉(1407年9月5日),朱棣便改敕宁夏总兵官、右军都督府左都督何福往镇甘肃,同时令驸马都尉宋琥以父丧还京师。(《明史·本纪第六 成祖二》、《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七十》)何福此时还应兼了宁夏之职,直到永乐六年三月初四日癸丑(1408年3月31日),才命宁阳伯陈懋以备御官军镇守宁夏。(《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七十七》)
  永乐七年,何福的事业达到了顶峰。九月初一庚午(1409年10月9日)这一天,行在左军都督佥事何浚与右庶子杨荣,受朱棣派遣,持节在军中封甘肃总兵官右军都督府左都督何福为宁远侯。朱棣敕谕何福说:“尔以卓越之才,弘伟之量,事予皇考,多历岁年,典兵督府,小心诚悫,故特加优待,以贻后人。自朕即位之初,遂联戚好,寄以边务,倚重干城,益尽乃心,招怀降附,勋绩之茂,宜有褒嘉,今特封尔为推诚辅运宣忠效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柱国、右军都督府左都督、宁远侯,赐以诰券。尔其服兹荣命,益懋忠勤,功光社稷,钦哉!”与此同时,还赐给何福冠服、玉带、彩币十五表里、钞一万锭、米二百石、羊二百羫。《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九十六》)
 
  “自杀”罢侯 神秘归隐
 
  奇怪的是,何福在登上事业的顶峰之后,几乎是一夜之间,便急剧败落。永乐八年八月二十一日乙卯(1410年9月19日),实录赫然记载:“宁远侯何福惧罪自杀,命追削封爵。初,上以福旧人,委以心腹,命镇西陲。福虽有才略,宠禄既极,气志日骄,及从征沙漠,数违节度。群臣有言其罪者,上曲意容之,福怏怏有怨言。至是,都察院复奏之。福惧,自经死。”(《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一百七》)这一天离何福封侯不到一年。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大的逆转,形成如此大的反差呢?
  我们再来追索一下其过程。何福封侯后第五天,永乐七年九月初六日乙亥(1409年10月14日),朱棣敕何福严于边防,“当谨斥堠,严侦伺,周察人情,以防不虞”。同一天,已拟北伐胡虏用人正急的朱棣还命都察院对武官坐事充军及监问未决者详具所犯罪行,于十月组织来北京自陈,当详察所犯非殊死罪者,一律赦免。(《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九十六》)又过了九天,即十五日甲申(10月23日),朱棣敕何福选练陕西行都司马步官军一万,一旦有旨,即刻率领来京。(《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九十六》)到了十月初五日癸卯(11月11日),朱棣下敕何福说:“军官有犯除谋反大逆及重罪不赦,其杂犯死罪及宥死充军并徒流杖罪者,俱令充为事官,听候随征。”(《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九十七》)初九日丁未(11月15日),又对何福重申:“朕以边寄付尔,常命尔凡有便宜先行后奏,毋俟报可。卿先朝老成,朕所委托,勿怀多虑。盖边务至重,若必俟奏报,恐失事机。”(《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九十七》)这个月里,何福遣送鞑靼归附头目把秃等二十七人至京。十一月初二日庚午(12月8日),朱棣令何福领兵自亦集乃驻地还甘州。(《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九十八》)二十五日癸巳(12月31日),又敕何福:“如度境边无虞,即领军前来,于万全暂驻,候从北征。”并说:“古之为大将者,皆周知偏裨及士卒,故能如心之使臂、臂之使指,措之于用,无所不宜。尔尽心边寄,甚副朕望。今尔既来,甘肃之守,必有可付托者,尔所统诸将中有才智可任者举一二人来闻,朕将任之。”(《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九十八》)永乐八年三月初一日丁卯(1410年4月4日),朱棣发布了御驾亲征北伐军中军、左哨、右哨、左掖、右掖、前哨各军司令官名单,其中宁远侯何福督左哨。(《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一百二》)自此之后,太宗实录不再有关于何福的记载,直到永乐八年八月二十一日乙卯(1410年9月19日)出现上引条文,记载何福惧罪自杀而被夺爵。
  这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哪些事呢?我们从太宗实录的记载中去分析,找出了三个原因:1.“气志日骄,及从征沙漠,数违节度”;2.“群臣有言其罪者,上曲意容之,福怏怏有怨言”;3.“至是,都察院复奏之”。再来分析一下:违节度,要么在军事行动的当时可以重处,并未见有何福被解职的记载,而又到了事后,显然再治死罪的可能性不大;“有怨言”,这更应不是死罪;“复奏之”,这里就有问题了。
  “复奏之”,是谁奏的呢?太宗实录说“至是,都察院复奏之”,《明史》何福传作“师还,都御史陈瑛复劾之”。奏何福什么罪呢?史上没有明载。上文所举军官杂犯死罪及宥死充军等均可赦免,唯有谋反大逆及重罪不赦者在外,功高如此的何福此时居然要畏罪自杀,其罪何大!我们来分析一下,显然何福不会谋反,那么可能导致重罪不赦的会是什么呢?
  我们还是就弹劾何福者的情况作进一步的分析。《明史卷三百零八·列传一百九十六·奸臣》内列有陈瑛传,称“陈瑛,滁人。洪武中,以人才贡入太学。擢御史,出为山东按察使。建文元年调北平佥事。汤宗告瑛受燕王金钱,通密谋,逮谪广西。燕王称帝,召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署院事”。陈瑛于永乐元年擢左都御史,在院残害建文忠臣。以此背景推测,奏何福与建文事有关的可能性最大。但是,朱棣在任用何福时就已不咎他伐燕的既往了,那一定是新发现了原来的未知事项。
  笔者在湘潭民间发现了八修敦本堂《湘潭银塘何氏族谱》,其中列有《何福传》,何福正是此支何氏的先祖。族谱《福公传》几乎全文抄自《明史》,但对文尾最后几句作了重要的改动:“及从征,群臣有言其怏怏有怨言者。师还,都御史陈瑛复劾之。福惧,引疾告终于家。”特别是文后低格加书:“闻之先世相传,公智深勇沉,几莫能测。从北征还,成祖惑于谗,怒不可解。公阳告终于家,遂得释,而实归隐银塘,当时竟迄无知者。”据谱载,何福的墓葬就在湘潭易俗河银塘。《明史》载何福为凤阳人,这个安徽凤阳人为何到了湖南湘潭呢?原来,据民间湘潭锦石何氏家族传说以及历修族谱记载,明永乐二年,有一位朱元璋的后裔从血海中逃出,来到银塘,改何姓,并娶银塘何氏女为妻。此事据笔者考证,湘潭锦石何氏始祖何必华正为历史上失踪了的明建文帝朱允炆。显然,何福是肩负了掩护建文帝在“靖难之役”中遭难出逃的重任了的。据笔者考证,当年直接的护送者为何福之弟何禄,以及何禄之子何魁二、何魁五,何福之子何魁六。可以断定,陈瑛这个建文帝的宿敌,一定是嗅出了何福家室中有人失踪,当与建文帝逃逸有关,于是以此追究何福之罪的。①
  永乐六年七月初六日壬子(1408年7月28日),朱棣命驸马都尉宋琥袭封西宁侯。(《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八十一》)永乐八年七月初二日丁卯(1410年8月2日),北征回军的朱棣车驾到了开平,这一天,遣使赍制谕命驸马都尉西宁侯宋琥佩征虏前将军印,充总兵官,镇甘肃。这是宋琥第二次任此职。显然,朱棣开始解除何福的军权了。(《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一百六》)
  据清光绪刊《湘潭县志》记载,何福有“子孙袭指挥”,看来,朱棣最终并未抓到何福掩护建文帝的实据,在削夺何福宁远侯封爵时还是留了一点后路。不过,永乐九年三月十五日乙亥(1411年4月7日),朱棣对其第三子赵王高燧下了一道敕谕:“徐妃既无子,又数诳诞不悛,可令闲居,善养之终其身。将别选名家女为尔之妃。”何福的外甥女徐氏终于被废去赵王妃的地位(《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一百十四》),看来,朱棣对何福这个过去倚为干城的大将的家族完全失去了信任。
  湘潭银塘何氏族谱记载何福于“永乐八年庚寅八月二十日(1410年9月18日)辰时没”,这显然是何福家人上报的何福“自杀”的日子,而《明史·卷六·本纪六·成祖二》却载:“(永乐八年八月)乙卯,何福自杀。”乙卯为二十一日(9月19日),这是为什么呢?经笔者索考,此处明史资料的依据源于太宗实录的记载,原文为:“乙卯,……宁远侯何福惧罪自杀,命追削封爵。”显然,实录所载为朱棣得到何福自杀信息后,下令追削何福封爵的日子,这发生在何福“自杀“后的第二天。《明史》撰修者使用此条资料时,断句错误,误为何福乙卯日自杀,其实,所谓何福自杀是在甲寅日。当然,这个日期也并非何福的真实去世日,因为他是假托自杀,实际归隐湘潭银塘。至于何福究竟何时去世,史志家谱资料缺载,不详。
 
  小结
 
  何福在洪武年间,以太祖朱元璋同乡与卫戍之职得到识拔,旋转战于拓边平叛的连年战事之中,对稳定云南、发展云南贡献尤大,功勋卓著,升至高位。建文时期,忠于建文帝,在对抗靖难军的战事中勉为其难,一度奇兵建绩,终因大势难支而一败涂地。永乐时期,为朱棣捐弃前嫌进用,不负重托,镇守西北边陲,厥功甚伟。何福在屯田、御寇、守边、驭夷以及用人等方面都克尽乃职,为西北的开发与国家的和平稳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其舍家冒死救驾,忠于王事同时忠于旧主的忠烈行为堪称高风亮节,值得景仰。
  何福与另一位祖籍湘潭、出生成长从军于扬州的镇远侯顾成的事迹同载于《明史》列传第三十二。编纂者对二人进行述评时颇有微词:
  何福、顾成皆太祖时宿将,著功边徼。而一遇燕兵,或引却南奔,或身遭俘馘。成祖弃瑕录旧,均列茅土,亦云幸矣。福固不以功名终,而成之延及苗裔,荣不胜辱,亦奚足取哉。
 据笔者考证,顾成及其家族同样也参与了护送建文帝来潭的使命。当《明史》编纂者对何、顾二人进行责难时,他们哪里知道,正是这二人做了一件胆大包天的掩护建文帝的惊天大事!
  以往史籍只有何福自杀的记载,其有子孙在湖南湘潭传衍也是到了清乾隆年间才首次公开。因为当时纂修湘潭县志,何福后人何广有事迹要入传,大概是后人道出了先祖何福,于是何福传才开始见之于长沙府志与湘潭县志。至于何福假托自杀,归隐银塘、殁葬银塘的史实虽载于湘潭银塘何氏族谱,但族人六百年里秘而不宣,此事长期不为世人所知,直到由笔者在专著中披露。
  我们在研究明史尤其是明前期史时,不可忽视何福这个人物,对他应该引起更高的重视,给予充分的评价。

                                    2009年7月26日

  附记:

  笔者最近得到长沙原大贤都(今北山镇)庐江堂《何氏族谱》资料,所载清乾隆五十年乙巳岁十三派孙宗润字受涵号竹溪所撰初修序言称:“福公为始迁祖,自安徽凤阳县徙荆楚。考其隶籍,则居湘潭之银塘。公生子三,长魁一,次魁四,季魁六。魁六之后仍银塘旧居。魁一之后,徙湘阴七都。……其可考者,自湘潭之福祖生魁一,魁一生翱,翱生在位,在位生显成,显成生仁俊,仁俊由湘阴迁长邑。俊生楠、桐、栋。桐早没,楠、栋之后历十余派于兹。”同年秋月,湘西杨永清介堂氏所撰序言亦称:“自皖江迁楚之讳福者,为明洪武时宿将,嗣明永乐封宁远侯,始隶湘潭,继徙长沙,遂占籍焉。” 其齿录称:“始迁祖福,字锡畴。明初,累功为金吾后卫同知,擢都督佥事,拜平羌将军,征虏左将军。建文朝,进左都督。永乐间,充总兵官,镇宁夏,节制山陕河南诸军,封宁远侯,禄千石。生失详,永乐八年庚寅八月乙卯日卒,葬骆驼湾飞凤山。封荫生子孙。配石氏,一品夫人,生卒葬失详,生魁一。继配李氏,一品夫人,生卒葬失详,生魁四、魁六。”据此,骆驼湾所葬者则何福假托自缢之替身甚明,查北京丰台与河南新乡均有骆驼湾,不知谁属。另此谱中亦载有何福传,末称:“初,帝以福有才略,委寄甚重,宠任逾诸将。福亦善引嫌,有事未尝专决。后以有请辄行,群臣忌而劾之,因自愤缢。成祖闻之,叹曰:‘朕早知势众必谗,戒之久矣。’悯之,以荫生世其子孙。”以上材料均有史料价值,可补前文之不足,谨附记于此。何歌劲 2011年1月25日


  注释:

  ①参见拙著《建文帝之谜》(湖南人民出版社2006年6月第1版)、《建文帝落籍湘潭》(湖南人民出版社2009年7月第1版),拙文《凤阳谢家店宋家村宋氏从明太祖军落屯湘潭小考》(载《朱元璋暨凤阳帝乡文化学术讨论会论文集》)。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Qq 1336530275[218.82.91.27] 说:我祖冯诚,冯国用子,也是在靖难时期归隐河南西平冯老庄,配程氏,生海,源二子,其墓在文革被扒,证实是一空坟,至今不得其解,只有祠堂上镌刻一副门联,上联 生为洪武臣忠肝义胆,下联。死作建文鬼白昼青天,横批 攻破象阵!初步怀疑下联可能与建文帝相关,特在此抛砖引玉,大家一起探讨。 [打分:5分]
 较真的网友[117.90.165.133] 说:何福自杀为保护家族,<明史.陈瑛传>已经隐含线索,陈瑛自永乐元年提升为左都御史后,“阴希帝指”,弹劾十余名亲贵勋戚大臣,“劾历城侯盛庸怨诽,当诛,庸自杀”,”劾曹国公李景隆谋不轨,又劾景隆弟增枝知景隆不臣不谏,俱收系““劾长兴侯耿炳文僭,炳文自杀”,“劾驸马都尉梅殷邪谋,殷遇害”,“瑛劾雒佥贪暴,佥坐诛死”,陈简直是来俊臣、周兴的翻版,被他盯上,整个家族就陷入血雨腥风之中。 何福自杀的原因,<明史.何福传>写的很清楚,何福“在镇尝请取西平侯家巩昌蓄马,以充孳牧。帝报曰:“皇考时贵近家多许养马,以示共享富贵之意。尔所奏固为国矣,然非待勋戚之道。”不听。其余有请辄行,委寄甚重。及从征,数违节度。群臣有言其罪者,福益怏怏有怨言。师还,都御史陈瑛复劾之。福惧,自缢死,爵除。”永乐帝和他老爹一样,非念旧之人,何福虽有功,但有怨主之心,加上曾为建文旧臣,自然就不能留了。 何福的外甥女徐氏被废去赵王妃,与赵王高燧自身失宠关系更大,<明史.列传六 诸王>“赵王高燧恃宠,多行不法”,永乐“七年,帝闻其不法事,大怒,诛其长史顾晟,褫高燧冠服,以太子力解,得免。”永乐九年,徐妃在何福死后一年被废,自在情理中。 [打分:5分]
 网友[117.72.30.61] 说:既然推测何福谋反,朱棣还让他儿子袭职任指挥啊?不合他为人吧? [打分:5分]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198.108.19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